猫扑小说 > 凌霄神道 > 第三百零三章 大道孤独

第三百零三章 大道孤独

推荐阅读:修罗刀帝男人无法修炼的世界造化之门无限升级系统亘古大帝逍遥派灵武帝尊天下第九纨绔乐妃:至尊鬼帝霸宠妻透视神医在校园

    第三百零三章大道孤独

    不待梁宇继续说下去,方文远便插话,道:“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南国开始流传一种说法。

    说我飞伯宗弟子,持有秘法,可以在这黑色火焰中自由进出,所以,你们才会不惜代价,想要生擒飞伯宗弟子,以求走出南国的办法。

    我说的可对?”

    本来低头述言的梁宇,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猛然抬头,本来憋屈的而显得微红的双目,顿时冒出精光,带着一抹强烈的希冀,令人不敢直视。

    激动的挪了挪身子,却发现自己已经是阶下囚,又心灰意冷起来。

    不待他多言,方文远又继续说道:“你不必这么看着我,这只是我的猜测,看你的反应,我想,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诗雨蝶心中一惊,她并不愚昧,从方文远的话,到梁宇的反应,就已经坐实了方文远的说话并非臆测。自此,她也明白了这几年为何过的如此艰辛。

    此刻,再次看向方文远的时候,诗雨蝶也想不透彻了,这以往只是觉得天资聪颖,修为不凡的方师兄,心中竟有如此沟壑。

    碍于方才面对仇敌,心绪难平,对于方文远阻难时过激的反应,一时间,她到不好插话,只能静候方文远问完。

    “哼!”方文远拂袖愠怒,道:“此番行径,真是可笑,方某都觉得阁下脑子不够用。这流言止于智者的道理,所言非虚,以阁下的蠢笨,倒是印证了这个道理。

    也不细细评测,若是本宗弟子真有这自由出入黑色火焰的秘法,为何还要在这南疆中东躲西藏?为何要颠沛流离?”

    经此一言,梁宇只觉得脖子僵硬,缓缓的低下头去,双目变得黯淡无光。无言,哀叹,道:“事已至此,悔过又有何用!只希望阁下信守承诺,给鄙人一个痛快!”

    方文远面容冷峻,看不清喜怒,只是漠然转身,道:“方某承诺给你一个痛快,却不会现在出手!待我师妹一解心中仇怨,再出手不迟!”

    梁宇身体一颤,昂首道:“你!...你竟然也是这等奸诈宵小!”

    他心里清楚,此刻方文远不肯将他痛快斩杀,交由其师妹来处置,免不了要受罪。既然生死已经注定,又何必平添痛楚。一时间,梁宇心头愤恨不已。

    脚步一顿,方文远轻声一笑,道:“奸诈?何来的奸诈?比起你当初算计本宗弟子的假仁慈,方某已经算是大义凛然!”

    梁宇一愣,神色愈加黯然,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此刻的方文远,比起当初的自己,虽然手段都不光明,可至少他会言语挑明,就算是做了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也能坦然处之。

    这恐怕就是区别吧。

    略微一滞,方文远露出笑脸,对着诗雨蝶轻声道:“为兄已经问完了!师妹请便!”

    说罢,竟然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门,一路下行至客栈前院,点了一壶酒,没有丝毫插手的意思。

    这一下,倒是令诗雨蝶心中有些惶恐,这往日的师兄师妹,在南疆之中,似乎只剩下方文远一人。今日鲁莽行事,看其反应,似乎是对自己有些微词。

    这可如何是好,若是因为此事让二人心中生出隔阂,岂不是枉费了方文远将仇敌绑来的一番好意。

    思来想去,这手刃仇敌的事情,倒是淡化了不少,本来想着要折磨一下梁宇二人,此刻也毫无心思。

    又念及方文远对梁宇的承诺,诗雨蝶此次没有拖沓,上前将二人干净利落的杀了,毁尸灭迹之后,匆匆整理了仪容,循着方文远端坐的酒桌,慢慢的走了出去。

    爽朗一笑,方文远叫小二沏了一壶茶,而后为诗雨蝶斟了一杯,轻轻推了过去,道:“处理完了?”

    心思不宁的诗雨蝶,只是略微颔首,有些局促的坐在对桌,不知如何开口。

    闷了一口这小店劣酒,方文远觉察诗雨蝶神色不妥,道:“师妹有心事?”

    玉手捏着桌上的茶杯,诗雨蝶一时失神,半响,讶然一声,方才作答:“没什么!”

    似乎又觉得此言不妥,继续道:“小妹是在想,这南疆之内,还有多少同门遗落!”

    方文远面色一僵,双目中带着追忆与哀思,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灌了一碗酒,闭口不言。

    诗雨蝶略显仓促,愈发不知如何自处。有心想要撇开话题,心中却一直对于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听闻方文远说起飞伯宗迁移而走,想来,方文远当时就在宗门之内。

    所以,心里怎的也按捺不住,想要一问究竟。

    见方文远神色略有些好转,诗雨蝶小心问道:“师兄说飞伯宗迁移而走,想必,当初师兄就在宗门,可为何不跟着宗门离去呢?”

    方文远目光一闪,精芒乍现,虽是如此,心中却是明了,对于诗雨蝶来说,想要多了解一些当年的事情,也无可厚非。既然绕不开这个话题,索性就说出来吧。

    于是,道:“因为我的师傅!”

    “啊?”诗雨蝶有些惊讶,被此话勾起了兴趣,心头一热,便忽视了方文远的神色,追问道:“这么说,岳礼真人也在南国境内,不知他身在何处?还有,当初听闻苏师兄一行人早早出宗,只是杳无音讯,难道他们也在南国?

    或许也只有这样,岳礼真人才会不愿随宗门离去,许是想要找回自己弟子!也...”

    忽地,诗雨蝶意识到不妥了,但为时已晚。方文远神色怆然,将酒杯搁置一边,直接拿着酒坛猛灌。

    转眼,一坛酒被喝完,可他毫无言语之意,只是呵斥小二拿酒。

    那正在繁忙中的小二,顿时心中一凛,以为又是一个酒鬼闹事,不敢得罪,便赶忙去酒窖取酒。

    在这个空档里,方文远仿若失去了支撑,伏案喃语:“他们不会再出现了...不会再出现了...都不会再出现了。我只恨自己无能,不能将他们解救...我恨..恨啊...”

    面对突然失态的方文远,诗雨蝶有些茫然无措,看着那英俊的面容,此刻尽是悲怆,心中也想起了当初那些生离死别,顿时莫名绞痛。

    这些年,方文远陪着岳礼真人朝去晚归,每日垂钓,看起来心境平和了不少,但只是表面而已。

    他如何能够割舍苏羽、姚舞这样的同门情谊?他与苏晴的情,虽然被他强行斩断,一旦再有其他情绪,就会心头锤痛,可这不代表他忘了。

    只不过,那是时候还有岳礼真人,还有师傅陪伴,但现在呢?几乎一无所有了。

    宗门在他修炼邪宗法术,肆意杀人的时候,就已经选择了背弃。

    从小到大的好友魏长贵,此刻也已经到了北漠,且不说中间隔着南疆与中土,就连这围困南国的黑色火焰,他也没有把握通过。

    所以,天涯相隔。方文远竟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已经没有了一丝温暖,显得孤苦伶仃。

    遇到诗雨蝶,他的内心也是激荡的,甚至可以说是欣喜的。若非他一个人孤单惯了,势必要跟诗雨蝶畅谈。

    现在被诗雨蝶提及旧事,他本以为可以一笑而过,心中巍然。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这悲悯哀思如决堤之水,一旦突破了,就再也拦不住。

    旧友重逢,旧事重提,方文远才意识到,诗雨蝶已经成了这掘开心中长堤的‘罪魁祸首’

    这生意嘈杂,略下凌乱的酒馆当中,方文远伏案垂眉,满面愁容,心头五味杂陈,双目红润,强忍着悲凉。

    他虽然是修士,可首先是一个人,一个完整的人,有血有肉,有心思,有情感的人。眼睁睁的看着师兄死去、师姐死去,甚至连挚爱之人也撒手人寰。

    一向敬重的师尊,重伤不愈,垂暮乡野,变作一抔黄土。

    曾几何时,他也想过,不要这般苟延而活,也随斯人而逝。但是,一想到三大邪宗那些人,他心中就在泣血,若不将这些人手刃,就算是死,到了九泉之下,也没有颜面去见已逝的故人。

    若非如此,他又何必把自己闭上绝路,独上揽月阁对阵修为悬殊的桃树妖呢?

    若非如此,他又怎会在听闻诗雨蝶遭遇之后,上门灭了养尸一宗呢?

    只因为,他想要更高的实力,不想让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面对这样愁然的方文远,诗雨蝶既感到陌生,也有几分熟悉与感同身受。

    双目中含泪不发,摸着手中冰凉的茶杯,感受着其中冰冷的茶水。

    这冰凉的温度,似乎正在渐渐的侵袭着,那早就颗饱含风霜的心。

    便是这样,一个伏案垂眉,一个坐而难安,二人在这酒馆中坐了整整一天,黄昏悄然降临。

    淡金色的余晖从门外映来,照着诗雨蝶的面容,照着方文远的后背。

    ...

    “小二!拿酒来!”

    这一声言语,在这小小的酒馆中,这今天一天之内,叫响不知多少次。

    那小二平日也搬酒,双臂健硕着呢,可今天,却是感觉到一阵酸痛。

    而造成这一切的主人,就是那个自中午便落座的客人,他的身边,已经摆了十几个空坛,这还是小二抽空收走不少剩下的。

    就连掌柜,看的这也瞠目结舌,自问开酒馆半生,却从未见过如此豪饮之人。

    “方师兄,莫要再喝了!”此言柔声,颇有痛惜之意。

猫扑小说提供凌霄神道最新章节凌霄神道全文阅读
凌霄神道永久地址:http://www.mpxiaoshuo.com/book/5132/
手机阅读本章:http://m.mpxiaoshuo.com/book/5132/2514989.html
凌霄神道TXT下载和评论本书:http://www.mpxiaoshuo.com/book/5132/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三百零三章 大道孤独)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